欢迎光临广州市emc易倍家具有限公司官网

emc易倍

全球时尚环保宿舍家具制造商

做更懂年轻人想要的宿舍家具

宿舍家具定制热线

400-123-4567
当前位置: emc易倍 > emc易倍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

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用意”

文章出处:网络 人气:发表时间:2024-04-17 19:32

前言

用意:表意图。拆解“用意”二字,“用”者征表象,着重在使用、功能,是谓行动上的关联与体会。“意”者征内在,着重在品质、思想,是谓精神上的传达与领悟。一实一虛,方构成前人之“用意”。

首先,明式家具之“用”体现在工匠精神与工艺智慧。无论是对材料的甄选、还是对品质的苛求,亦或是工程科学的使用与工艺美学的统一,都为明式家具在全世界产生深远影响打下了基础。

其次,明式家具之“意〞体现在文人雅士的精神修养与生活意趣。“园林、昆曲、黄酒、绿茶”,这是当时明代文人茶余饭后的消遣生活,但无论哪一种文化活动,家具都是其主要组成部分。众多文人学士一边漫步园林、养花逗鸟、题诗作画,一边将才情施展于家具设计中。

最后,“文工共创”造就了明式家具的“用”与“意”,使其不仅只是生活工具,更是艺木文化与工艺美学的凝结。

如今,我们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用意”,即是对生活方式、文化涵养、艺术熏陶及精神品质的追寻和探求。

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用意”(图1)


一、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用”

中国人的修行不单体现在书法上,其他方面比比皆是,制作家具亦是如此。古时所有硬木材料,均非中国内陆出产。据史料推测,明永乐年间,郑和下西洋时期沿途经过众多国家,空仓返航时需要沉重木头进行压舱,压舱硬木流入中国内陆,人们开始对其形成初步了解emc易倍。

“隆庆开关”后促生海关贸易,贵重木材大致也在这个时期正式进入中国。中国人的财产观中,对于“纯粹”“有分量”“有光泽”的东西具有浓厚兴趣。硬木的出现受到了市场欢迎,这对当时的木工匠人来说,是一场关于工艺技法的巨大考验。

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用意”(图2)

早在罗马时期,平推刨子已在西方广泛使用,但时至如今,西方历史上暂未出现成批量的硬木家具,品质上佳的欧洲家具也基本为软木制作。

除了中国人,全世界没有一个民族成体系地使用这些贵重木材,因为施工起来太为困难。中国人的硬木家具在外国人看来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。

明朝时期,把很粗很硬的一节木材分为木板,需要使用一件形似窗户的“窗锯”,若干人上下拉锯框架,分解一块板需要好几天甚至一个星期。

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用意”(图3)

更不用说在上面进行雕花绘制等工艺。而一张精美的硬木家具制作周期通常以年甚至以十年计,堪称一场修行。

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用意”(图4)

但匠人们不仅克服了施工所要面临的巨大困难,更是在与这些硬木经年累月的交手中,摸透了它们的脾性,将它们的美发扬到了极致。

例如榫卯结构。中国古建筑以木材、砖瓦为主要建筑材料。以木架结构为主要的结构方式,由立柱、横梁、顺檩等主要构件建造而成,各个构件之间的结点以榫卯相连接,构成富有弹性的框架。

匠人们谙熟其道,在家具上也将榫卯运用到了极致。“不施楔钉,不覆鱼胶。”所见,所触,所感,皆力温润木质。且街接紧密,不差分毫。肉眼所观,难察孔缝接壤,浑然天成。

而这种“为难自己”进而总结得出的材料学智慧,是与自然论道的成果,亦是工匠精神的凝结,是中华民族传统哲学“以柔克刚”的经典体现。


二、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意”

嘉靖四十一年,以银代役政策实施,手工业得到迅速发展;隆庆元年,海禁制度废除,海外贸易兴盛。城镇的建设和经济繁荣发展,士农工商阶级不再严苛,社会的富庶让明式家具的发展有了足够的物质基础。

但到了明中晚期,大多数文人寒窗苦读数十载,却无法施展一腔抱负,自尊受挫,开始关注内心世界,个人意识觉醒,尝试以开放的心态去对待另类的思想和学派。审美意向、政治信仰、人生理想、道德观念上都出现了 多元共存的倾向。

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用意”(图5)

明代中期物质丰裕,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。传统的“雅文化” 讲究含蓄内敛。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,均以意象代具象来言志抒情。时值商业化浪潮下的普世文化,讲究的却是“生活意趣”,吃喝玩乐,游山玩水。

随着市民文化的流行,在一定程度上对文人阶层形成冲击,这种接地气的意趣在以往的文人雅士看来是落俗的,传统的儒学价值观念面临挑战,这也引起了精英文人们的雅俗之辦。这种转变与融汇最先影响到诗词歌赋与名家画作。

“三日不饮酒,无异蜗亡汁。一日不食肉,有似鱼离湿。”明代诗人袁宗道用诗歌表明包容开放的态度。论证了雅文化和俗文化都是来源于自然社会,不应完全分清界限。众多文人开始引领雅俗之辦的宣扬标准,将大众生活融入到文艺创作中。

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用意”(图6)

如黄宸的《曲水流觞图》,以墨笔勾勒精美清雅的庭园,描绘的则是热闹喧器的世俗宴饮,雅俗兼备。又如许光祚的 《兰亭图并书序卷》既有诗文唱酬,也有举酒阔论的场景。既能体现风雅,又能满足鉴赏者和民众的文化需求。

不仅如此,文人士大夫在商业化浪潮的影响下,乐于民间风趣的同时,亦保持了自己的文化品鉴标准避免“落俗”。因此就出现了清供、清玩、清赏等生活方式来划分日常生活的雅俗界线,将日常生活艺术化,营造一种雅致古朴的生活氛围。包含庭院草木、房屋桥梁、文房器物、膳食酒茶等各类事物,开始追求现世生活的质量和享受,并从中发现艺术趣味,用独特审美的眼光,让生活更加精致化。

陈继儒的《小窗幽记》中写到:文人的乐趣就是种花调香,莳花弄草。到了明代中晚期,这种细致讲究更加深刻,在物质享乐的同时追求精神境界的愉悦,打造一种闲适优雅、遣兴移性的艺术化生活方式,将世俗和雅致融合。

隐逸一直是传统文化里被讨论的命题。孔子言“天下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”,庄子则言 “无为而治”关于隐逸的话题,明中晚期讨论更甚。大多数文人士大夫的隐逸态度从沈周的《市隐》中可见一斑:酷爱林泉图上见,生嫌官府酒边谈。

明代文人的隐逸并未杜绝出仕的可能性,只是同时专注于生活情趣,寻求自身的意义与生活的美好,在出仕和隐逸之间寻找平衡点。这样的隐逸观念是在日常事物里增附风雅、 感悟生活情趣的基础上,来排解苦闷,寻求寄托。

至此,在壶天之隐、意趣生活的隐逸观念下,文人们艺术化的生活行为也普及传播开来。“园林、昆曲、黄酒、绿茶”,成为茶饭后的消遣生活。但无论是哪一种艺术行为,家具都是承载日常生活的主要组成部分。于是,文人学士一边漫步园林、养花逗鸟、题诗作画,一边将才情施展于家具设计中,以消解才华隐逸的一腔抱负。

通过明式家具看古人之“用意”(图7)

可以说,明代中后期文人的哲学矛盾主要有两个,一是雅俗之分,二是仕隐困惑。文人开始寄情于山水之间,园林造物成为风潮。很多文人学士一边漫步园林、养花逗鸟、题诗作画,一边将才情施展于家具设计中。

文人的介入使明式家具有了进一步的艺术升华,而明式家具成为了文人士大夫消解哲学矛盾,促成思哲统一的文化载体。


总结

明式家具的简洁明朗并非只是流于表面,而是古时工匠 “以人为本,物用其极”精神思想的高度统一。

明式家具之“用”,奠定了明式家具在工艺迫求与实用标准上影响世界的核心基础;体现了中国工匠格物至诚的探索,是在中式家具礼仪尊严的要求框架之内,对工艺美学与使用体验的极致追求。

除此之外,明式家具不单是明代文人意识形态影响下的产物,更是文人躬身入局,亲自参与指导设计的作品。文人所带来的明式家具之“意”,将使其进一步得到升华与提高,最终成为了世界三大式家具之一,产生极其深远的文化影响。emc体育

而在“匠心之用”的基础之上注入了“文人之意”,使得明式家具不单是实用的生活工具,更是凝结了风雅艺术与文化智慧的民族瑰宝。

#头条文章养成计划##明式家具##文人##匠人##历史##黄花梨#


易倍 易倍体育 emc体育

同类文章排行

最新资讯文章